租金下調 甲一級質素宿位增加

前言   資助安老院舍服務輪候時間長,而且越來越長,是眾所周知的事實。我自上任勞工及福利局局長,都經常被問到如何可以即時解決這個問題。我的答案都會包括:我沒有魔術棒,即時變數千至數萬個資助宿位,今天開展的項目,最快都要下屆政府,甚至是再下屆政府才會落成。我亦會舉一個2017年初開幕的資助院舍例子,從規劃的角度在1998至99年度已出現,整個相關發展項目宣布啟動是2004年初,時間用了超過12年。儘管如此,仍是要千方百計,所以才出現短、中、長期的策略。   短期策略   有政黨要求現屆政府每年增加十間資助安老院,五年增加50間。就如上述,我要懂得變魔術,才可即時變50間安老院,或是乘坐時光機回到十年前啟動興建工程。以每間安老院100個宿位計算,50間安老院便有5,000個宿位。所以,在2018年施政報告中,行政長官宣布會在未來五年於改善買位計劃下增購5,000個甲一級宿位,相等於增加約50間100個宿位的資助安老院。   在不會將一些私營安老院變成百分百買位,即變成資助院舍的前提下,我亦曾公開表示在宣布上述措施時,沒有百分百信心可以達標,因要視乎巿場供應,以及現有私營安老院能否提升其服務質素至甲一級水準。政府在2019至20年度已新購942個甲一級宿位,而2020至21年度(截至2020年12月底)亦已再新購628個宿位。從安老業界得知,由於近年租金下調,有部分營運者遂增加投資,設立新的院舍或將院舍搬遷到更寬敞的地方,致使達到甲一級質素的宿位有明顯增加,這應該有助未來數年達標的機會。   之前我亦曾指出,在改善私營安老院服務質素,要有「carrot and stick( 胡蘿蔔加大棒)」。「胡蘿蔔」即是上述的增加買位計劃,「大棒」則是進行修例,提升法定安老院員工比例和人均樓面面積的最低標準,政府仍在進行草擬修改院舍發牌條件的相關條例工作。同樣地,這個修例工作,亦會有助未來數年達至買位目標。   中期策略   在策略上,以前提過要寸土必爭、多管齊下,這包括私人土地作福利用途特別計劃和在賣地條款加入興建資助安老院舍。前者鼓勵和資助非政府機構透過擴建、重建或新發展,增加福利設施,當中包括了安老院;後者是在合適的賣地項目中,加入興建資助安老院舍的要求。   此外,行政長官在2020年施政報告中宣布會邀請房屋委員會及房屋協會連同發展局,研究在未來公營房屋項目中,額外增加地積比率以供應約5%總樓面面積,作為社福設施用途,明顯其中一類設施便是資助安老院舍。   經過多番努力,撇開正在進行技術可行性研究或詳細設計顧問研究的項目,單是已獲撥款興建的安老院舍項目,由2017年7月至2020年12月,一共有24間資助安老院,約共4,300個宿位。當中七間,是透過賣地條款新加入的安老院項目。   長期策略   在2006年的《香港規劃標準與準則》當中,每千名65歲或以上的人口便應有17個護理安老院的宿位。基於種種原因,這個標準在2008年的版本中開始消失。直至在2017年的《安老服務計劃方案》的建議下,有關標準於2018年年底重新加入《香港規劃標準與準則》,列明每千名65歲或以上的人口便應有21.3個資助護理安老院宿位/護養院宿位。這是為未來的規劃工作,訂立清晰的服務供應目標。政府亦會適時就這個規劃標準,作出更新以切合未來服務需求的變化。   結語   正如開場白所指,我沒有魔術棒,即時變不出成千上萬的資助安老宿位。上述短期措施能否於現屆政府任期結束前縮減輪候時間,仍是未知之數,我們仍需努力;而上述中、長期策略應為未來建立良好基礎。不過,安老服務除了土地之外,還有人力和財務資源的挑戰,過往的網誌已有所討論。日後發展,有機會再談。   (以上是勞工及福利局局長羅致光1月17日在網誌發表的文章)   1 請留意現時標準與2006年版本的兩點差異。一是2006年版本沒有明言是資助宿位,而最新版本是指明資助宿位。這是由於由早年的福利規劃中,所有宿位都是資助的,而現時的合約院舍有部分是非資助宿位,或稱自資宿位。二是在早年的規劃沒有就護養宿位(Nursing home places)定立標準,而現時的資助安老院可以提供不同的護理安老宿位(care and attention places)及護養宿位的比例。
http://dlvr.it/Rqr0hn

此網誌的熱門文章

教局首辦小學中史常識問答比賽

全民 Tea Master 維他冷泡無糖茶 Anson Lo@Mirror X Jer@Mirror